<var id="9zjdl"><i id="9zjdl"></i></var>
<var id="9zjdl"></var>
<var id="9zjdl"><strike id="9zjdl"></strike></var>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video></var><address id="9zjdl"></address>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var>
<var id="9zjdl"></var><cite id="9zjdl"><strike id="9zjdl"><menuitem id="9zjdl"></menuitem></strike></cite>
<cite id="9zjdl"></cite>
<cite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cite><var id="9zjdl"></var>
<cite id="9zjdl"></cite>
<menuitem id="9zjdl"><ruby id="9zjdl"></ruby></menuite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院建設 > 法官說法

雇員致人損害,雇主能否追償?

日期:2020-05-14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在因雇傭關系引發的追償權糾紛案中,由于法律對雇主追償權的行使沒有明確的規定,實踐中容易出現不同的處理意見。

近期,鳩江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雇員致人損害,雇主承擔責任后向雇員行使追償權的案件。原告曹某經營一家圓信通速遞公司網點,夏某是其雇請的送貨快遞員。201710月,被告夏某駕駛三輪電動車在送快遞的過程中,由于未對道路上路況注意觀察,車右后輪碾壓到路邊行人孫某的左腳位置,造成孫敏受傷致殘的道路交通事故。案經交警部門認定,夏某負本起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201810月,孫某訴至本院,要求曹某和夏某連帶賠償其各項損失合計18萬余元。后,案經本院調解,雙方達成調解協議,由雇主曹某一次性賠償孫某120000元。之后,曹某將上述120000元賠償款支付給孫某。曹某認為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可以向雇員追償,因夏某在本起事故中負事故的全部責任,具有重大過失,曹某已先行支付賠償款,依法取得了對夏某的追償權,為此,曹某將夏某訴至本院。

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雇員夏某對孫某雖然造成了傷害,但應由雇主曹某承擔替代責任,雇主承擔責任后對雇員沒有追償權,因為即便雇主本身雖無任何過失,但雇員是為雇主提供勞務,雇主作為受益人應就雇員的行為負責。

第二種意見認為:結合交通事故認定書上的內容,雇員夏某在雇傭活動中存在過失,沒有盡到應注意行車安全的義務,屬于重大過失,按照相關司法解釋,雇員應承擔賠償責任,雇主享有追償權。

法官說法

鳩江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公民的追償權是在其作為義務主體履行了全部義務后,依照法律規定可以向其他具有法律上因果關系的公民追償其已履行義務中的部分或者全部的權利。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夏某作為快遞員駕駛電動三輪車在道路上行駛,應當對交通法律、法規及非機動車操作規范有明確的認知,對安全駕駛應盡到相應的注意義務,而其違法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關規定,導致本起事故發生,造成孫某十級傷殘的嚴重后果,夏某負本起事故的全部責任,故足以認定其對本次事故存在重大過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的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致人損害的,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雇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人損害的, 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可以向雇員追償”。因此,曹某作為雇主在向傷者孫某足額進行賠償后可以進行追償。雇員如因對自己重大過失造成的他人財產損害不負賠償責任,容易導致雇員在受雇過程中不遵守法律規定和勞動規章,任意損害雇主的合法權益,也不符合民法的公平性原則。但雇主可追償的數額,應結合雇主因事故所受實際損失,雇主和雇員的受益情況及經濟狀況等因素綜合確定。本案中,雇主曹某經營快遞行業,雇請夏某為其運送快遞,其應當對夏某駕駛的電動三輪車定期進行檢查,并盡到安全提醒和監督義務,其亦應當為其經營性車輛購買相應的保險,而庭審中,曹某稱其已經為肇事電動三輪車購買了雇主責任險,因其未能將雇員夏某的姓名錄入保險合同中,導致保險公司依據保險條款拒絕理賠,曹某投保時未錄入夏某的身份信息導致保險公司拒絕理賠,將原本應由保險公司賠償的責任轉移給夏某,曹某對此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綜上,結合案件實際情況及雇主、雇員雙方的過錯程度,酌定雇主曹某行駛追償權的比例為30%,夏某應當承擔36000元的賠償責任(120000元×30%)。

判決書送達雙方后,曹某和夏某均表示服從判決,夏某當即履行了判決書確定的給付義務。

最后,法官提醒廣大雇主: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時,必須進行必要的管理和監督。同時也提醒廣大雇員:除非造成他人損害是因為不可抗力或法律另有規定,否則由于過錯侵害他人財產的,都要對自己的侵權行為承擔賠償責任。

 (作者:鳩江區法院 劉慧 編輯:朱蕾)

太粗大深好疼快拔出去-太粗太硬太深了太涨了轻点-夫不在的日子被公侵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