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zjdl"><i id="9zjdl"></i></var>
<var id="9zjdl"></var>
<var id="9zjdl"><strike id="9zjdl"></strike></var>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video></var><address id="9zjdl"></address>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var>
<var id="9zjdl"></var><cite id="9zjdl"><strike id="9zjdl"><menuitem id="9zjdl"></menuitem></strike></cite>
<cite id="9zjdl"></cite>
<cite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cite><var id="9zjdl"></var>
<cite id="9zjdl"></cite>
<menuitem id="9zjdl"><ruby id="9zjdl"></ruby></menuite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院建設 > 法官說法

五年內多次銷售假酒,煙酒店被罰175000元

日期:2020-11-25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裁判要旨】

市場監管機關通過行政執法加強商標管理,保護商標專用權,保障消費者利益,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經濟秩序,執法重點是制止惡意侵權和重復侵權,對于五年內實施兩次以上商標侵權行為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應當從重處罰。

【案情簡介】

2018年12月12日,被告蕪湖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市場監管局)接到安徽古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古井公司)投訴,對位于蕪湖經開區的悅方煙酒店進行檢查,發現店內存有涉嫌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白酒21瓶,后經古井公司鑒定,上述白酒均為侵犯古井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市場監管局還查明,悅方煙酒店的經營者魏某曾于2013年4月15日在蕪湖經開區注冊成立文聰煙酒店,在經營過程中因銷售侵犯“口子窖”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白酒,于2014年10月31日被行政處罰。文聰煙酒店還于2016年11月22日被市場監管局查獲銷售假冒的洋河海之藍、天之藍白酒,魏某提出系從張某處進貨,市場監管局遂對張某當時所經營的方悅煙酒店進行檢查,并對張某作出行政處罰。另,在同一地址經營煙酒銷售的魏某莉因銷售假冒“口子窖”和“古井貢”注冊商標的白酒于2017年7月11日被市場監管局行政處罰。魏某、張某、魏某莉均系河南省夏邑縣人,魏某與張某原系夫妻關系,三人在同一經營場所多次變更經營主體,在經營中多次實施商標侵權行為,市場監管局遂對悅方煙酒店作出沒收并銷毀侵權白酒,罰款175000元的行政處罰。悅方煙酒店認為其僅僅銷售了7瓶白酒,違法所得僅為105元,市場監管局作出175000元的處罰畸重,向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市政府復議決定維持上述行政處罰。悅方煙酒店不服,向蕪湖經開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行政處罰決定書及行政復議決定書,并請求對罰款予以變更或減免。

【裁判結果】

蕪湖經開區法院經審理認為,市場監管局依法行使法定職權查處侵權行為。其提供的調查筆錄、現場檢查筆錄、涉案物品清單、現場取證照片、陳述申辯筆錄、被侵權公司出具的鑒定書及市場監管局于2014年對悅方煙酒店的行政處罰及案涉第三人張某、魏某莉的行政處罰決定等事實,足以證明悅方煙酒店銷售涉案白酒行為系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權行為,且屬于五年內實施兩次以上商標侵權行為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應當從重處罰的情形。悅方煙酒店的經營者魏某自2013年開始長期從事酒類銷售,應當知曉白酒的進貨渠道,在經營過程中曾被行政處罰,更應對商品的來源審慎查驗,且案涉侵權白酒是在我國市場知名度和品牌價值較高,其市場定位和經銷模式魏某也應當知道,其主觀上具有明知是假冒而為之的故意,魏某等人在同一經營地址多次變更經營主體,在經營中多次實施商標侵權行為,擾亂市場秩序,主觀惡性大,市場監管部門在實施罰款時,選擇最高限處罰,在法律法規規定的種類和罰款數額范圍內,處罰適當,故判決駁回悅方煙酒店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官提示】

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的行為不僅嚴重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的利益,而且嚴重危害廣大群眾的身體健康。近年來,我國持續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尤其是對于重復侵權、惡意侵權、規?;謾嗟葒乐厍謾嘈袨?,更應加大懲戒力度已成社會共識。經營者在市場活動中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尊重他人知識產權,誠信開展經營活動,如果一意孤行、心存僥幸,屢次以身試法,最終難逃重罰,終將面對法律的嚴懲。
(作者:經開區法院 管國珺 編輯:朱蕾)

 

太粗大深好疼快拔出去-太粗太硬太深了太涨了轻点-夫不在的日子被公侵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