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zjdl"><i id="9zjdl"></i></var>
<var id="9zjdl"></var>
<var id="9zjdl"><strike id="9zjdl"></strike></var>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video></var><address id="9zjdl"></address>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var>
<var id="9zjdl"></var><cite id="9zjdl"><strike id="9zjdl"><menuitem id="9zjdl"></menuitem></strike></cite>
<cite id="9zjdl"></cite>
<cite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cite><var id="9zjdl"></var>
<cite id="9zjdl"></cite>
<menuitem id="9zjdl"><ruby id="9zjdl"></ruby></menuite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院建設 > 理論研討 > 優秀案例

老人在小區內行走不慎跌傷,誰之過?

日期:2021-05-21    來源:灣沚區法院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前言】

本案起初原告李某僅起訴了物業公司,要求其承擔80%的責任,灣沚區法院(原蕪湖縣法院)經審理,判決由物業公司承擔30%的責任。但物業公司不服提出上訴,市中院認為“某物業公司在二審中提供了《蕪湖縣城關地區安置小區物業管理暫行辦法》、《灣沚鎮安置小區物業維修暫行辦法》、《中標通知書》等證據以證明案涉維修單位并非其公司,故一審有關案涉維修單位的確定這一基本事實不清?!卑l回重審。對于此案處理,有三種不同的意見:一種意見是駁回原告李某的訴訟請求,認為原告李某沒有提供直接證據證明其摔傷與水管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第二種意見應由物業公司與施工單位共同承擔賠償責任,一個是施工單位,一個是小區管理者;第三種意見是根據舉證責任分配和優勢證據原則,由物業公司來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案情】

原告李某居住在灣沚鎮某小區,被告某物業公司系該小區的物業服務單位。被告某公司在案發小區施工。由于小區管道堵塞,被告某物業公司進行施工清理。2019年10月21日10時40分許,原告李某在通行施工路段時不慎被橫于路中間鋪地的水管絆倒,隨后被送往蕪湖縣醫院進行治療,經診斷為右肱骨近端粉碎性骨折。2019年10月23日,原告李某被轉送至蕪湖泰康醫院繼續治療。經安徽廣濟司法鑒定所評定:原告李某傷情構成傷殘九級,需二次手術費9000元,休息期300天、護理期105天,營養期105天。此后原告李某多次與被告就賠償事宜進行協商,均未果。原告李某認為,被告作為小區的施工人和管理人應當盡到相應的安全保障義務,故訴至法院要求被告賠償原告李某各項損失計89116元及本案的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某物業公司在庭審中辯稱:1.原告李某主張系鋪地的水管絆倒受傷證據不足,原告李某提交的證據材料僅能證明損害的結果,并不能證明損害事實的客觀存在,故原告李某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2.本案應為地面施工人員致人損害責任糾紛而非公共道路妨礙通行損害責任糾紛,即使本案損害事實客觀存在,也無相應證據證明行為與后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3.本案的責任主體不在于被告某物業公司。故請求依法駁回原告李某對某物業公司的訴請。

某公司在庭審中辯稱:某公司不是本案的適格被告,對原告李某的損失不應承擔賠償責任。1.原告李某主張的事實缺乏證據證明;2.某公司是案涉小區的房屋維修的施工單位,但維修范圍不包括污水管疏通;某公司的施工行為與原告李某受傷沒有因果關系;3.原告李某主張系橫于路中間的鋪地水管絆倒,該水管系路水管還是消防水管不清楚,而被告某公司沒有使用消防水管,更換房屋路水管,該水管也從未放置于馬路上。某公司是房屋維修,不是道路維修或在道路上安裝地下設施。因此,原告李某要求某公司承擔責任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審理】

經審理查明:某物業公司系某小區四期的物業服務單位,并與該小區四期業主委員會簽訂了《物業管理服務合同》,期限為2019年1月31日至2020年1月30日,該合同第十二條明確載明:管理服務費構成主要有公共物業維護保養費包括物業的外墻、地面道路、給排水系統等。某公司是從事房屋建筑工程等業務的單位,2019年3月20日中標確認為蕪湖縣灣沚鎮某小區一、二、三、四期房屋承包單位(維修資金無需業主出資),并與蕪湖縣灣沚鎮某某社區居民委員會簽訂了《蕪湖縣灣沚鎮某小區一、二、三、四期房屋維修項目協議》,該協議載明工程內容為某小區一、二、三、四期內房屋及與之相配套的設備和場地等相關維修項目。由于小區7號樓下水道管道堵塞,污水向外溢需要疏通,有人用消防水管(實際上是消防水帶,接通水后才為水管,俗稱:消防水管),從7號樓馬路對面的消防栓接口處接水來沖洗(疏通下水管道)。2019年10月21日10時40分許,原告李某在某小區四期內(通住7號樓方面)行走途經當天鋪設的消防水管時,不慎在水管旁跌倒。某物業公司小區保安周某某(證人)在小區巡查時,見原告李某坐在地上,并上前去扶原告李某沒有扶起來,隨后便打電話給某物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夏某某,夏某某到現場也沒有扶起原告李某后,則向公案機關報警,公安機關派員(民警)及時趕到現場進行了處置,夏某某在現場告知民警:因業主強烈反映7號樓下水糞便都向上溢,我們不能不叫人來處理,就是拖一根管子(指消防水帶);原告李某稱自己胳膊跌斷;夏某某手指監控處稱此處有監控,隨后到場的某物業公司水電工王某某(證人)也強調此處有監控,公安干警則要求其保存好監控。隨后,原告李某家人趕到現場在王某某的協助下被送往蕪湖縣醫院進行診治,其診斷為“右肱骨近端粉碎性骨折”并進行了治療,醫院建議手術治療,“患者家屬要求出院,經勸無效,給予自動出院辦理”,個人自付醫療費為1035.14元。同日即23日,轉送至蕪湖泰康醫院繼續住院并進行切開復位內固定術等治療,于11月4日出院,個人自付醫療費4557.4元。2020年4月22日安徽廣濟司法鑒定所,根據原告李某方的委托,對其傷殘等級、后續治療費、及休息期、營養期、護理期進行了鑒定,該所于2020年5月6日做出安徽廣濟司鑒[2020](臨)鑒字第(05041)號《法醫臨床司法鑒定意見書》,評定原告李某傷殘等級為九級;二次手術費用約需9000元或待實際發生時另行主張;自受傷之日起酌情給予休息期為270日、護理期為90日、營養期為90日,二次手術期間酌情給予誤工期30日、護理期15日、營養期15日,建議參考采納。為此,原告李某支付了鑒定費2090元。原告李某遂提起訴訟。

另,公安機關出具的《出警證明》載明:“2019年10月21日10時40分36秒,接匿名電話報警稱:在灣沚鎮某小區四期外面,報警人在此處修理水管,有人碰瓷摔倒。我單位趕到現場,經查:該小區因管道堵塞進行施工,過程中鋪地的水管橫于路中間,疑似絆倒過路老人,該小區物業工作人員夏某某報警求助,目前老人李某已送至醫院,雙方就摔倒后賠償問題下一步進行協商”。從視頻上可以看出,水管已被人拖到路的另一邊即接水處,現場被破壞。當天天氣清朗。

另查,監控、小區內消防水管均是由某物業公司管理。

【一審裁判結果】

公共道路妨礙通行損害責任是指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傾倒、遺撒妨礙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的,有關單位或者個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而原告李某主張是“原告李某在通行施工路段時不慎被橫于路中間鋪地的水管絆倒”造成損害后果,要求施工者承擔民事責任,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第九十一條 “在公共場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沒有設置明顯標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施工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钡囊幎ú⒔Y合案情,涉案案由應為地面施工損害責任糾紛。

本案爭議焦點:1.原告李某受傷與案涉水管是否存在因果關系問題;2.誰是涉案水管的使用者;3.民事責任承擔問題。

1.原告李某受傷與案涉水管是否存在因果關系問題。

原告李某受傷是在案涉水管旁崴倒,物業工作人員發現后,按理應當及時保護好現場,水管卻被人拖到接水處,破壞了現場,但更應保存好監控,以便還原事實真相。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九十五條“一方當事人控制證據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交,對待證事實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主張該證據的內容不利于控制人的,人民法院可以認定該主張成立?!钡囊幎?,監控是由某物業公司管理即控制著,而且出警民警也要求其保管好監控,本院根據李某的申請,送達舉證通知書時也明確要求其“提供由你公司控制的事發現場監控視頻”,卻未提供,對此,某物業公司也沒有提供充分證據來加以說明不能提供的原因,因此,本院對原告李某主張其受傷是絆到水管所致的事實,確認成立,即原告李某受傷與水管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2.誰是涉案水管的使用者。

小區內消防水管屬于物業公司的管理物品,當時使用是因下水管道堵塞污水向外溢,需要進行疏通,正常情況下疏通屬于物業服務的范圍,但當天某公司也在該小區內進行相關維修項目,現某物業公司和某公司各執一詞、互相推卸并指認對方使用了水管,但是各方當事人均沒有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水帶是誰放置路上并進行使用,那么作為管理消防水帶的管理者某物業公司就應當提供證據證明當天使用涉案消防水帶的人是某公司的維修工人員,卻沒有提供,故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同時,原告李某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涉案消防水管在事發時由某公司在使用,因此,事發時涉案消防水帶使用者可視為是某物業公司。原告李某要求某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缺乏事實,本院不予支持。

3.民事責任承擔問題。

綜上,某物業公司作為消防水管使用者在可供行人行走的場所將水管橫放路中間,用于沖洗下水管道時,應當設置相應的警示標志,盡到必要的安全提示義務,卻均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設置了明顯的警示標志,故對本次事故的發生存在過錯,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案涉水管是小區消防水帶(接通水后)直徑一般也就在65mm,事發時天氣清朗,稍加注意,行人是可以正常通過的,但是原告李某作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且年過古稀之年的老人,行走時應小心謹慎,造成自身受傷,沒有盡到安全謹慎注意義務,存在一定的過錯。綜上所述,并結合案情,根據過錯責任原則,本院酌定原告李某自行承擔70%的責任,被告某物業公司承擔30%的賠償責任為宜。

對原告李某訴請的醫藥費5592.54元(1035.14元+4557.4元)、住院伙食補助費390元、營養費3150元、殘疾賠償金67572元、二次手續費9000元、鑒定費2090元,因符合相關規定,本院予以支持。對原告李某訴請的交通費,根據原告李某的傷情及診治情況,并結合當地出行的實際狀況,本院酌定500元;對原告李某訴請的護理費,參照相關規定并結合案情,酌定【住院期間13日×120元/日+出院后(105日-13日)×80元/日】= 8920元,對精神損害賠償金,參照相關規定并結合案情酌定5000元,以上合計:102214.54元。

【一審裁判】案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蕪湖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二十日內賠償原告李某各項損失102214.54元的30%即30664元(取整);二、駁回原告李某的其它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028元,原告李某負擔1420元、被告蕪湖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負擔608元。

【上訴理由及抗辯意見】

某物業公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李某對某物業公司的一審訴訟請求,本案訴訟費用由李某、某公司承擔。事實和理由:一審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1.某物業公司在一審中已舉證證明因案涉路段監控出現質量問題而無法提供當晚監控視頻,而非一審認定的無正當理由拒絕提供。2.在案證據足以證明某公司系案涉小區的應急維修單位,給排水管道、窨井等屬于其維修范圍。3.無論誰使用水管,該行為均不屬于施工行為,該水管亦未達到妨礙行人通行或者具有相應危險性。一審以未設置安全標志為由判令某物業公司承擔部分責任,顯屬不當。

李某辯稱,請二審依法判決。

某公司辯稱,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認定的事實】

本案二審中,某物業公司向本院提交三組證據,第一組證據為安置小區基礎設施零星維修項目申報表和案涉小區配套設施情況匯報材料各一份,證明本案事發期間監控已損壞。第二組證據為請求改建下水管道及窨井的申請報告兩份,證明案涉小區窨井清淤工作并非某物業公司的維修范圍。第三組證據為案涉小區所在居民委員會出具的情況說明,證明案涉開挖維修項目系由某公司負責。某公司質證稱,上述證據不屬于新的證據,且對其關聯性和證明目的均不予認可。李某質證稱請本院依法認定。本院對某物業公司提交的第一組、第二組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對于上述第三組證據,該證據無相關經辦人員簽字,且根據其內容亦無法確認案涉消防水管的使用者,故本院對該證據的證明目的不予確認。其他當事人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證據。

本院二審查明:覆蓋事發路段的小區監控在本案事發時業已損壞。二審中,某物業公司主張案涉消防水管系用作疏通小區7號樓下水管,某公司認為系用于清理7號樓窨井下主污水管堵塞,該部分并非其維修范圍,從墻體下水管道至主污水管之間的支污水管才是其維修范圍。其他事實同一審一致,本院對其予以確認。

【二審裁判結果】

一、關于因果關系的認定

根據一審查明事實可知,在案證人證言、公安機關《出警證明》及執法記錄儀拍攝視頻內容均顯示,李某在案涉小區消防水管旁跌倒。結合李某年事已高的事實,一審認定李某的受傷與案涉小區路面留存的消防水管存在因果關系,符合優勢證據原則,本院予以確認。

二、關于消防水管使用者的確定

民事訴訟中,當事人應對自己訴請或抗辯所主張的事實提供相應證據加以證明,否則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本案中,各方均未舉證證明某公司的維修范圍包括疏通案涉小區窨井,某公司簽訂的維修協議和相應結算送審材料均未顯示該窨井部分系某公司的維修范圍。且李某和某物業公司亦未提供證據證明案涉消防水管系用于清理包括在某公司維修范圍內的支污水管堵塞,即消防水管的使用者為某公司。該事實本可通過小區內設監控予以確認,但覆蓋該區域的監控全部損壞。某物業公司雖非主觀拒絕提供監控視頻,但其作為小區物業企業,對此負有相應的管理義務,故應承擔相應的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消防水管日常管理和維護系案涉小區物業企業,即某物業公司的義務。在上述事項未能舉證證明的情況下,應推定某物業公司系案涉消防水管的使用者。一審據此認定某物業公司未盡到安全提示義務并根據地面施工損害責任確定責任,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某物業公司的上訴理由缺乏證據支持,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所述,某物業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查明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2028元,由上訴人蕪湖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負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文:灣沚區法院 張道輝)

太粗大深好疼快拔出去-太粗太硬太深了太涨了轻点-夫不在的日子被公侵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