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zjdl"><i id="9zjdl"></i></var>
<var id="9zjdl"></var>
<var id="9zjdl"><strike id="9zjdl"></strike></var>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video></var><address id="9zjdl"></address>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var>
<var id="9zjdl"></var><cite id="9zjdl"><strike id="9zjdl"><menuitem id="9zjdl"></menuitem></strike></cite>
<cite id="9zjdl"></cite>
<cite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cite><var id="9zjdl"></var>
<cite id="9zjdl"></cite>
<menuitem id="9zjdl"><ruby id="9zjdl"></ruby></menuitem>

網絡查控找真相 強制執行促履行

日期:2021-07-30    來源:南陵縣法院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法官,我現在沒有錢,我老婆現在正在與我鬧離婚,我所有的錢都給了我老婆?!蹦狭昕h法院執行局的鄭法官接到被執行人張某的“訴苦”電話。掛了電話后,執行法官通過全國網絡查控系統對其相關信息進行查詢,查詢結果讓張某無地自容。

這是一起發生于2013年的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張某駕駛電動自行車逆向行駛將葉某撞倒,造成葉某受傷。事故經交警大隊認為,張某負事故的全部責任。2013年7月南陵縣法院作出判決,張某賠償葉某各項損失合計3萬余元。判決生效后,張某拒不履行,遂葉某申請強制執行。

該案立案執行后,執行法官多次前往張某家中尋找張某,都撲了個空。2019年,申請執行人葉某提供線索,張某在外地務工已經回家。執行干警接到線索后,立即趕往張某家中。正值其鄰居七八個人在他家庭院聊天,張某仗著人多,對前來的執行法官囂張跋扈的說著:“我沒有錢,我如果有錢我會給他的”。隨即,執行干警告知張某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應當承擔的法律后果,當張某聽到自己的行為會對子女就業上學都將產生影響時,心里不免“咯噔”一下,話鋒一轉:“今年過年的時候老板才會把工資發給我,到時我交幾千塊錢到法院?!蓖诂F場的申請執行人葉某見狀表示接受張某的方案。2019年1月份,張某向法院匯款2000元后,近兩年的時間里又無法聯系,石沉大海。

2020年春節前夕,執行法官與張某取得聯系,張某嘴上說著過年會想辦法交點錢過去但又遲遲不履行。執行法官通過全國網絡查詢系統對張某名下的銀行存款查詢時發現張某的賬戶上有9000余元存款。于是將賬戶凍結起來,然后電話聯系張某。此時的張某還不知道自己的賬戶已被凍結,一直向執行法官“訴苦”。即便執行法官告知其賬戶已經被法院凍結,張某仍然堅持自己的錢是要給老婆的。

沒想到電話掛斷的幾天之后,張某主動來到法院找到執行法官,對自己之前的行為感到愧疚,希望執行法官能幫忙與葉某協商,愿意立即支付1萬元,余款在今年春節前付清。因葉某當天在外地無法趕到,一周后葉某委托其女兒辦理和解事宜。在和解協議簽訂后一周,張某又主動打電話過來稱法院凍結的賬戶又進了一筆錢,直接扣劃其賬戶里1.5萬元給葉某。至此,一起跨度近八年的案件終將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文:南陵縣法院  鄭旭芝)

太粗大深好疼快拔出去-太粗太硬太深了太涨了轻点-夫不在的日子被公侵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