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zjdl"><i id="9zjdl"></i></var>
<var id="9zjdl"></var>
<var id="9zjdl"><strike id="9zjdl"></strike></var>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video></var><address id="9zjdl"></address>
<var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var>
<var id="9zjdl"></var><cite id="9zjdl"><strike id="9zjdl"><menuitem id="9zjdl"></menuitem></strike></cite>
<cite id="9zjdl"></cite>
<cite id="9zjdl"><video id="9zjdl"><thead id="9zjdl"></thead></video></cite><var id="9zjdl"></var>
<cite id="9zjdl"></cite>
<menuitem id="9zjdl"><ruby id="9zjdl"></ruby></menuite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以案釋法

房屋贈與起糾紛 法官釋法解矛盾

日期:2021-10-08    閱讀次數:    字體:[] [] []    保護視力色:       

2006年原告齊某的父母離婚,雙方自愿達成調解協議,兩人約定將共同所有的房屋贈與女兒齊某。如今,15年過去,當年的小女孩齊某已經長大成人,但是登記在父親名下的房屋至今未過戶給女兒,在多次協商無果的情況下,齊某將自己的父母告上法庭,請求法院確認贈與協議有效,并將房屋變更登記在自己名下。

在開庭前,承辦法官多次組織雙方協商,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希望雙方能夠化干戈為玉帛,將家庭內部矛盾能夠庭外解決,讓親情回歸家庭。庭審過程中,齊某的父親一上來就指責自己的女兒:“收到法院傳票,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你是我的女兒,我的財產以后不都是你的嗎?非得鬧上法庭打官司,最后鬧得家丑外揚,讓我沒臉做人嘛?”在法官詢問他房屋贈與合同的簽訂是否是他與前妻真實的意思表示,可否存在欺詐、脅迫等情形,齊某的父親表示,房子當時是想留給女兒的,現在女兒長大了快要結婚了,自己只有這一套房子居住,害怕女兒將自己趕出家門,導致自己年老無家可歸,為了保障自己的晚年生活,保證自己老有所居,想要等到自己過世后再將房子過戶至女兒名下,并表示:“我就這么一個女兒,這房子將來肯定是她的呀?!?o:p>

針對齊某父親的擔憂,齊某的律師表示可以為齊某父親在該房屋上設定居住權,這樣房子就算過戶出去了,但是父親仍然可以繼續居住,以法律保障其居住權益,但是齊某的父親仍然有顧慮,承辦法官詳細的向齊某父親闡明了《民法典》中居住權,即使房屋過戶出去,但是居住權存續期間仍享有居住的權利,不會老無所居,讓其放寬心。

鑒于雙方都有調解的意向,當事人希望承辦法官能夠給點時間讓雙方自行和睦的解決矛盾,承辦法官聽取了雙方的意見,給予雙方當事人一定期限自行解決。最終,雙方自行和解,原告向法院撤回起訴,該起家庭糾紛圓滿解決。

 

鳩江法院 項瑤

太粗大深好疼快拔出去-太粗太硬太深了太涨了轻点-夫不在的日子被公侵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